加入書架 | 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收藏本書 | 返回書頁

345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大刁民

第一千七百二十八章 江寧風波(十)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345小說網無彈窗廣告在線閱讀全站小說,本站網址:www.42697903.com注冊獲取免費書架。


    咚咚咚,三聲敲門聲,如同催命的音符。

    李云道手腕微動,三刃刀貼于掌心,飛旋不止。幸好到了鹿城后晨練也沒懈怠下,此時哪怕女忍者不在,有三刃刀在手,自己也不至于落到任人擺布的地步。

    咚咚咚,又是三聲。

    “誰?”李云道的聲音故作慵懶,仿佛當真是才從睡夢里清醒過來一般。

    “我。”女子的聲音有些嘶啞,全然不似在江北和邊境碰上時的那般宛若天籟。

    杜爾迦!

    李云道心中的震驚無以復加,她居然沒死?

    深吸了口氣,打開門,一個不再白衣飄飄也不再赤足露出珍珠般腳趾的女子站在門口,那頭曾經盤得相當精致的長發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比一般男子還要短的短發。她穿著沖鋒衣,腳上是一雙登山鞋,看上去有些舊,好像跋山涉水才來到了李云道的面前。

    看到李云道藏在身后的一只胳膊,她淡淡一笑,笑容中有些輕蔑,卻又有些苦澀:“你那把小刀,對我來說,沒用任何用處。”她頓了頓,又接著道,“你要知道,我不是來殺你的,相反,我是來救你的。”

    李云道的眉頭鎖成了一個“川”字的形狀,如果換在從前,他是一個字都不會相信眼前的印度女人,但此時此刻,不知為何,她的話很具有說服力。

    “跟我走,活。留下來,死。”她微笑著,盯著對面那雙依舊隱隱透著股警惕的桃花眸,“你自己選擇。”

    李云道稍稍想了想道:“還有兩名同事,我要帶上他們一起。”

    杜爾迦輕笑:“好!”

    李云道覺得這女人答應得太過輕描淡寫了,只是直覺卻告訴他,待會兒也許真的會很危險。

    他沒有絲毫猶豫,出門敲開了賈牧和冉雨的房門:“什么都不要問,馬上走!”

    兩個睡眼惺忪的秘書面面相覷,再看到李云道身后的異域女子時,表情更加困惑。雖然相處時日不久,但對于這位年輕領導的判斷力,他們早已經深為佩服,既然讓走,兩人轉身就回房想收拾行李。

    那異域女子突然眼神一凜:“快走,來不及了!”說著,拉住李云道的胳膊就往防火門樓梯的方向走去。

    李云道依舊沒忘了兩個下屬,急道:“什么都別拿了,快跟上來!”

    兩人顯然是不敢怠慢李云道這個上司的指令的,剛剛踏入自己的房間又陡然轉身快步跟了上去,經過電梯時,李云道看到其中一部電梯正慢慢從三樓上來。

    “快!”杜爾迦的聲音嘶啞,跳動的數字仿佛觸動了她的某一根神經,拉著李云道幾乎是狂奔向樓梯間。

    就在賈牧關上身后的防火門時,電梯“叮”地一聲打開了,四名穿著迷彩服的高大外國人相互對視了一眼,而后便向李云道所住的房間奔去。

    就在四人狂奔到一樓時,樓梯傳來了密集的腳步聲。

    “快,追來了!”杜爾迦輕呼一聲,“快跟上!”

    “小心!”李云道剛剛喊出聲,一只弩箭直直地沖著杜爾迦的面門飛了過去,

    一樓的樓梯間門口,那手腕處綁著腕弩的高大黑人頗有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氣勢。

    李云道剛抬手準備甩出手中的三刃刀,便見到一直拽著自己胳膊的杜爾迦已經松開自己,單手結出一記“伏魔印”,而那一臉猙獰笑意的黑人襲去。

    那黑人顯然沒將瘦小的杜爾迦放在眼里,甚至連那“伏魔印”快到他面前的時候,他眼中還露出一絲不屑。

    等到那結印的手陡然變作一記不大的拳頭時,他也還是輕蔑地笑著。

    而后,他便再也笑不出來了。

    一張臉被那看似無力的拳頭打塌下去半邊,能活下來的機率已經極小了。

    “走!”杜爾迦將拳上的血在那黑人的迷彩服上擦干凈,拉開防火門,“快!”

    賈牧和冉雨此時早已經是驚愕得無以復加,尤其是看到那黑人緩緩倒向一邊的時候,那種從來都沒有的恐懼襲了上來。

    樓上的腳步聲越來越近,冉雨卻被嚇得走不動路了。

    賈牧干過調查記者,心中雖然害怕,但比冉雨要強一些,拉著冉雨往外走,卻見她嚇傻了一般動也不動。

    李云道已經被杜爾迦硬拖著出了防火門,見兩人還沒有出來,回頭急道:“還磨蹭什么,快出來!”

    賈牧心一橫,微微一蹲,將身邊的冉雨橫抱起來,快步跟了上來。

    “上車!”一出酒店大門,杜爾迦拿出車鑰匙摁了一下,一輛銀色別克商務車閃了一下,她將鑰匙拋給李云道,“你來開!”

    李云道也不多說什么,上車便發動引擎,待賈牧將冉雨甩進車里,自己也爬了進去,還沒來得及關車門,他便一腳油門踩到底,發動機發出野獸般的轟鳴,飛快地竄了出去,才開出三四十米遠,身后便傳來一陣槍聲,轟轟轟的大火力將商務車的后窗玻璃打得粉碎。

    在江寧待了一段時間,加上他記憶力極好,所以對這座城市的道路他還是相當熟悉的,七拐八拐后,便駛進了一處深巷,熄火停車。

    此時夜深人靜,夜風從后窗灌了進來,讓人忍不住心頭發涼。

    剛剛發生得太快,賈牧和冉雨到這會兒都沒能回過神來,直到冷風灌進脖子,都還只穿著睡衣的兩人這才顫抖了一下。

    冉雨飛快打開車門,對著外面的空地嘔吐起來。

    賈牧胃中也翻騰不已,只是強忍著,但某種氣味傳來后,他便也推開車門,干嘔不已。

    李云道的注意力卻不在后面嘔吐著的兩人身上,目光落在坐在副駕位置的杜爾迦的身上,尤其是那只空蕩蕩的左臂袖管,夜風吹進車里,袖管隨風飄揚。

    她也發現昔日的獵物正打量著自己的斷臂,發出一聲若有若無的輕笑:“死里逃生,總要付出一些代價。”

    李云道此時才想起,這個昔日總是說著印度腔英語的女子,今天從見面起就說著一口拗口無比的中文。

    “其他人呢?”

    杜爾迦顯然沒想到李云道首先關心的是這個問題,想到那日懸崖下的一幕,她便有些頭暈目眩,吃力地搖了搖頭道:“我能活著,已經是很幸運的事情了。”

    李云道皺了皺眉,照往常的話,她會說“活著是梵天的保佑”,今天從見面的那一刻起,她對自己曾經堅定到幾乎瘋狂某種信仰只字不提。他并沒有去說破,有些事情心知肚明,卻無需去點破。

    “為什么?”李云道還是終于回到正題上來了,這個問題的答案才是他想要的,也是此時已然獨臂的杜爾迦以為他一開始便會問出的問題。

    “我欠你一條命。”她轉過頭,看著他,長長的睫毛隨著眨眼的動作微微顫抖著,這也許是李云道頭一回如此認真地打量這張面孔,以往見面,立場不同,下一秒也許就是你死我活的局面,誰還有心思去關心這雙眼睛到底長得如何!

    李云道笑了笑:“那個四臂的家伙是不是以為我一定會像他一樣,斬草除根、斬盡殺絕?”

    “大概是吧!”她的聲音依舊嘶啞,神情間卻有些落寞,但馬上便長長深吸了口氣,“欠你的一條命還給你了,往后,我們兩不相欠。”

    李云道笑了笑,真誠道:“謝謝。”

    她面無表情,推門下車,頭也不回地走進那深巷的盡頭,那缺了一臂的袖管,在肆虐的夜風中被吹得四處飛揚。

    良久,賈牧和冉雨終于舒緩了些,此時也終于反應過來,究竟在自己身上發生了什么事情,當然,這件事似乎是沖著年輕的領導來的——這在之前的工作生涯里,幾乎是不可想象的。

    “李書記!”賈牧的聲音隨著夜風飄過來,打斷了李云道關于印度那些主神內斗的思考。

    “哦,舒服些了嗎?”李云道笑著歉意道,“是我連累你們了。”

    “李書記,剛剛那個外國女人是什么人?沖我們開槍的又是什么人?”冉雨終于還是忍不住了。

    賈牧適時地用胳膊捅了捅她,她這才反應過來,也許自己并不應該開口問這個問題,可是剛剛發生的事情實在是太超出她能接受的范疇了,這幾乎就跟港臺電影里的情節一樣——刺激!

    李云道笑著道:“剛剛那是個印度人,她叫杜爾迦,曾經在那個國度是一個很特殊的存在,概括來說,應該像是某種宗教精神領袖一類的,她練過一些印度的古武術,所以身手很好,之前我在江北辦案的時候,發生過一些矛盾,不過機緣巧合,我后來無意中救過她一次,所以這一次,她算是來報恩了。”

    賈牧和冉雨恍然,但也只是靜靜地聽著了,沒有再開口問別的問題。

    李云道接著道:“剛剛那個黑人的同伙是什么人,我現在暫時還不能決定。”他苦笑一聲,“我們還是早些回鹿城吧,我總感覺自己跟江寧這地方八字不合,上一次是跳長江大橋,差點兒被死在江在,這回又是堪堪地躲過一劫。”

    賈牧小心問道:“我們……要不要報警?”

    李云道剛起說“我不就是警察嘛”這樣的話,便想起自己似乎已經不是警察了,這時才有些懷念穿著那身制服的歲月 。

    “招呼還是要打一聲的,但我現在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去趟云海了,鹿城那邊……”他剛說了一半,突然眼睛猛地瞇了起來,一道刺眼燈光從后鏡視里反射過來。

    昨兒在公眾號上給你們推了兩本書看,今天繼續!想在什么書,去給我留言吧!
將本章節加入收藏將本書放入書架將本章節放入書簽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时时彩中奖规则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