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书 | 返回书页

345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大刁民

第一千七百二十八章 江宁风波(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345小说网无弹窗广告在线阅读全站小说,本站网址:www.42697903.com注册获取免费书架。


    咚咚咚,三声敲门声,如同催命的音符。

    李云道手腕微动,三刃刀贴于掌心,飞旋不止。幸好到了鹿城后晨练也没懈怠下,此时哪怕女忍者不在,有三刃刀在手,自己也不至于落到任人摆布的地步。

    咚咚咚,又是三声。

    ?#20843;俊?#26446;云道的声音?#39318;?#24949;懒,仿佛当真是才从睡梦里清醒过来一般。

    “我。”女子的声音有些嘶哑,全然不似在江北和边境碰上时的那般宛若天籁。

    杜尔迦!

    李云道心中的震惊无以复加,她居?#24187;?#27515;?

    深吸了口气,打开门,一个不再白衣飘飘也不再赤足露出珍珠般脚趾的女子站在门口,那头曾经盘得相?#26412;?#33268;的长发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比一般男子还要短的短发。她穿着冲锋衣,脚上是一双登山鞋,看上去有些旧,好像跋山涉水才来到了李云道的面前。

    看到李云道藏在身后的一只胳膊,她淡淡一笑,笑容中有些轻蔑,却又有些苦涩:“你那把小刀,对我来说,没用任何用处。”她顿了顿,又接着道,“你要知道,我不是来杀你的,相反,我是来救你的。”

    李云道的眉头锁成了一个“川”字的形状,如果换在从前,他是一个字都不会相信眼前的印度女人,但此时此刻,不知为何,她的话很具有说服力。

    “跟我走,活。留下来,死。”她微笑着,盯着对面那双依旧隐隐透着股警惕的?#19968;?#30520;,“你自己选择。”

    李云道稍稍想了想道:“还有两名同事,我要带上他们一起。”

    杜尔迦轻笑:“好!”

    李云道觉得这女人答应得太过轻描淡写了,只是?#26412;?#21364;告诉他,待会儿也许真的会很危险。

    他没有丝毫犹豫,出门敲开了贾牧和?#25509;?#30340;房门:“什么都不要问,马上走!”

    两个睡眼惺忪的秘书面面相觑,再看到李云道身后的异域女子时,表情更加困惑。虽然相处时日不久,但对于这位年轻领导的判断力,他们早已经深为佩服,既然让走,两人转身就回房想收拾行李。

    那异域女子突然眼神一凛:“快走,来不及了!”说着,拉住李云道的胳膊就往防火门楼梯的方向走去。

    李云道依旧没忘了两个下属,急道:“什么都别拿了,快跟上来!”

    两人显然是不敢怠慢李云道这个上司的指令的,刚刚踏入自己的房间又陡然转身快步跟了上去,经过电梯时,李云道看到其中一部电梯正慢慢从三楼上来。

    “快!”杜尔迦的声音嘶哑,跳动的数?#22336;?#20315;触动了她的某一根神经,拉着李云道几乎是狂奔向楼梯间。

    就在贾牧关上身后的防火门时,电梯“叮”地一声打开了,四名穿着迷彩服的高大外国人相互对视了一眼,而后便向李云道所住的房间奔去。

    就在四人狂奔到一楼时,楼梯传来了密集的脚步声。

    “快,追来了!”杜尔迦轻呼一声,“快跟上!”

    “小心!”李云道刚刚喊出声,一只弩箭直直地冲着杜尔迦的面门飞了过去,

    一楼的楼梯间门口,那手腕处绑着腕弩的高大黑人颇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

    李云道刚抬手?#24613;?#29993;出手中的三刃刀,?#24949;?#21040;一直拽着自己胳膊的杜尔迦已经松开自己,单手结出一记“伏魔印?#20445;?#32780;那一脸狰狞笑意的黑人袭去。

    那黑人显?#24187;?#23558;瘦小的杜尔迦放在眼里,甚至连那“伏魔印”快到他面前的时候,他眼中还露出一丝不屑。

    等到那结印的手陡然变作一记不大的拳头时,他?#19981;?#26159;轻蔑地笑着。

    而后,他便再也笑不出来了。

    一张脸被那?#27492;?#26080;力的拳头打塌下去半边,能活下来的机率已经极小了。

    ?#30333;擼 ?#26460;尔迦将拳上的血在那黑?#35828;拿?#24425;服上擦干净,拉开防火门,“快!”

    贾牧和?#25509;?#27492;时早已经是惊愕得无以复加,尤其是看到那黑人缓缓倒向一边的时候,那种从来都没有的恐惧袭了上来。

    楼上的脚步声越来越近,?#25509;?#21364;被吓得走不动路了。

    贾牧干过调查记者,心中虽然害怕,但比?#25509;?#35201;强一些,拉着?#25509;?#24448;外走,却见她吓傻了一般动也不动。

    李云道已经被杜尔迦硬拖着出了防火门,见两人还没有出来,回头急道:“还磨蹭什么,快出来!”

    贾牧心一横,微微一蹲,将身边的?#25509;?#27178;抱起来,快步跟了上来。

    “上车!”一出酒店大门,杜尔迦拿出车钥匙摁了一下,一辆银色别?#26494;?#21153;车闪了一下,她将钥?#30528;?#32473;李云道,“你来开!”

    李云道也不多说什么,上?#24403;?#21457;动引擎,待贾?#20004;接?#29993;进?#36947;錚?#33258;己也爬了进去,还没来得及关车门,他便一脚油门踩到底,发动机发出野兽般的轰鸣,飞快地窜了出去,才开出三四十?#33258;叮?#36523;后便传来一阵枪声,轰轰轰的大火力将商务车的后窗玻璃打得粉碎。

    在江宁待了一段时间,加上他记忆力极好,所以对这座城市的道路他还是相当熟悉的,七拐八拐后,便驶进了一处深巷,熄火停?#24608;?br />
    此时夜深人?#29627;?#22812;风从后窗灌了进来,让人忍不住心头发凉。

    刚刚发生得太快,贾牧和?#25509;?#21040;这会儿都没能回过神来,直到冷风灌进脖子,都还只穿着睡衣的两人这才颤?#35835;?#19968;下。

    ?#25509;?#39134;快打开车门,对着外面的空地呕吐起来。

    贾牧胃?#24184;?#32763;腾不已,只是强忍着,但某种气味传来后,他便也推开车门,干呕不?#36873;?br />
    李云道的注意力却不在后面呕吐着的两人身上,目光落在坐在?#22868;?#20301;置的杜尔迦的身上,尤其是那只空荡荡的左臂袖管,夜风?#21040;道錚?#34966;管随风飘扬。

    她也发现昔日的猎物正打量着自己的断臂,发出一声若有若无的轻笑:?#20843;?#37324;逃生,总要付出一些代价。”

    李云道此时才想起,这个昔日总是说着印度腔英语的女子,今天从见面起就说着一口拗口无比的中文。

    “其他人呢?”

    杜尔迦显?#24187;?#24819;到李云道首先关心的是这个问题,想到那日悬崖下的一幕,她便有些头?#25991;?#30505;,吃力地摇了摇?#36820;潰骸?#25105;能活着,已经是很幸?#35828;?#20107;情了。”

    李云道皱了皱眉,照往常的话,她会说“活着是梵天的保?#21360;保?#20170;天从见面的那一刻起,她对自己曾经坚定到几乎疯狂某?#20013;?#20208;只字不提。他并没有去说破,有些事情心知?#25970;鰨?#21364;无需去点破。

    “为什么?”李云道还是终于回到正题上来了,这个问题的答案才是他想要的,也是此时已然独臂的杜尔迦以为他一开?#24613;?#20250;问出的问题。

    “我欠你一条命。”她转过头,看着他,长长的睫毛随着眨眼的动作微微颤抖着,这也许是李云道头一回如此认真地打?#31354;?#24352;面孔,以往见面,立场不同,下一秒也许就是你死?#19968;?#30340;局面,谁还有心思去关心这双眼睛到底长得如何!

    李云道笑了笑:“那个四臂的?#19968;?#26159;不是以为我一定会像他一样,斩草除根、斩尽?#26412;俊?br />
    “大概是吧!”她的声音依旧嘶哑,神情间却有些落寞,但马上便长长深吸了口气,“欠你的一条命还给你了,往后,我们两不相欠。”

    李云道笑了笑,真诚道:“谢谢。”

    她面无表情,推门下车,头也不回地走进那深巷的尽头,那缺了一臂的袖管,在肆虐的夜风中被吹得四处飞扬。

    良久,贾牧和?#25509;?#32456;于舒缓了些,此时也终于?#20174;?#36807;来,究竟在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当然,这件事似乎是冲着年轻的领导来的——这在之前的工作生涯里,几乎是不?#19978;?#35937;的。

    “李书记!”贾牧的声音随着夜风飘过来,打断了李云道关于印度那些主神内斗的思考。

    “?#21486;?#33298;服些了吗?”李云道笑着?#25954;?#36947;,“是我连累你们了。”

    “李书记,刚刚那个外国女人是什么人?冲我们开枪的又是什么人??#27604;接?#32456;于还是忍不住了。

    贾牧适时地用胳膊捅了捅她,她这才?#20174;?#36807;来,也许自己并不应该开口?#25910;?#20010;问题,可是刚刚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超出她能接受的范畴了,这几乎就跟港台电影里的情节一样——刺激!

    李云道笑着道:“刚刚那是个印度人,她叫杜尔迦,曾经在那个国度是一个很特殊的存在,?#29228;?#26469;说,应该像是某种宗教精神领袖一类的,她练过一些印度的古武术,所以身手很好,之前我在江北办案的时候,发生过一些矛盾,不过机?#30331;?#21512;,我后来无意中救过她一?#21361;?#25152;以这一?#21361;?#22905;算是来报恩了。”

    贾牧和?#25509;?#24653;然,但也只是静静地听着了,没有再开口?#26102;?#30340;问题。

    李云道接着道:“刚刚那个黑?#35828;?#21516;伙是什么人,我现在暂时还不能决定。”他苦笑一声,“我们还是早些回鹿城吧,我总感觉自己跟江宁这地方八字不合,上一次是跳长江大桥,差点儿被死在江在,这回又是堪堪地躲过一劫。”

    贾牧小心问道:“我们……要不要报警?”

    李云道?#25484;?#35828;“我不就是警察嘛”这样的话,便想起自己似乎已经不是警察了,这时才有些怀念穿着那身制服的岁月 。

    “招呼还是要打一声的,但我现在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去趟云海了,鹿城那边……”他刚说了一半,突然眼睛猛地眯了起来,一道刺眼灯光从后镜视里反射过来。

    昨儿在公众号上给你们推了两本书看,今天继续!想在什么书,去给我留言吧!
将本章节加入收藏将本书放入书架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时时彩中奖规则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