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收藏本書 | 返回書頁

345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都市最強保鏢王

第548章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345小說網無彈窗廣告在線閱讀全站小說,本站網址:www.42697903.com注冊獲取免費書架。


    明亮的手術室里很靜,心電監護儀很有規律的每隔一段時間發出“滴”的一聲,消毒水的味道透過口罩傳入每一個人的鼻息中,這味道很熟悉,但除了王小慧,聽了李偉的話她看不見、也聞不到什么,刺耳到極致的話讓她的身體不停的顫抖著。

    王小慧額頭上的一跳一跳的青筋如正在破土的種子,在堅韌不拔的拱著泥土想要伸展稚嫩的枝椏沐浴在陽光下,厚厚的粉底成為了種子破土而出的障礙,在種子不屈不撓的努力下厚厚的粉底簌簌落下,在明亮的燈光下飄散而去。

    “你……你……”王小慧氣得一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出來,被李偉當著這么多人的面訓斥等同于一記記掄圓了的耳光反反復復抽在她的臉上。

    雖然沒有刺耳的“啪啪”聲,但王小慧臉上火辣辣的疼。

    李偉可不怕王小慧,雙方身份、地位相當,論手術經驗、技術他甩開王小慧幾條街,兩個人又不是一家醫院的,他更是有恃無恐,今天又被當猴子耍了一次,心中正不爽的很,他那還會給王小慧留半分面子?

    “你什么你?就你這樣的要是去了我們醫院你頂多也就是干個保潔。”說到這李偉感覺不解氣,調轉矛頭對準喬子坤,陰陽怪氣道:“喬院長你今天把我找來是想讓我跟他學習吧?”說完一指正用內窺鏡給患者鼻腔拍片的貝一銘。

    手術室里的人一聽這話心里就是咯噔一下,這話可重了,雖然李偉不是本院的,但也是二院的副主任,論經驗跟手術技術比孫昌杰差點也有限,今天喬子坤找來本意是想在貝一銘做不下來的時候讓他救臺,誰想貝一銘就給做下來了,連李偉都說完美,這不是把二院跟李偉當猴耍嗎?

    李偉一句“讓我來學習”等于是說你喬子坤這是明擺著羞辱我們二院跟我李偉,矛盾一下升級到一個新的高度,一院跟二院本來是暗里斗,明里大家還是互相幫助的兄弟醫院,結果因為這事,得,兄弟掰了,喬子坤被扣個破壞兄弟醫院團結的大帽子,少不得去衛生局開會的時候要被狠批一通。

    貝一銘似乎根本就沒聽到他們的爭吵聲,一個人安安靜靜、手腳麻利的往患者鼻腔里塞凡士林油紗條完成手術的最后一步,周圍的人跟事就跟他沒關系一樣。

    李偉看到貝一銘如此沉穩、冷靜,心頭聚集的火氣就仿佛是關在氣球里的氫氣,被人用針一刺破氣球立刻跑得一干二凈,幽怨的看著貝一銘有氣無力道:“這小子行,特么的比我強,我特么的服了,我也不在這丟人現眼了,我走,我走。”

    說到這李偉邁步就走,韓兵趕緊追過去,嘴中急道:“李主任別生氣,這是個誤會,誤會,我們也不知道他能做下來啊,真的,真的!”

    李偉氣呼呼道:“誤會你大爺,姓韓的你少來這套,你們是不是想把我當石頭讓那小子踩著往高了爬?你們一院的人真特么的齷齪,太不要臉。”話音從門外傳來。

    手術室里所有人的陷入到石化中,比我強?我服了?李偉都服貝一銘了?這……這特么的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孫昌杰跟王小慧不是沒教過他嗎?他不是沒上過手術嗎?他以前不是搞整形的嗎?

    手術怎么就做下來了?怎么就讓李偉服了?誰特么的告送我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王小慧的身體不在顫抖,站在那如同一具行尸走肉,她知道自己跟孫昌杰都完了,貝一銘能單獨做手術,以她跟孫昌杰在醫院里搞出的那些事,喬子坤肯定會一腳把他們踢出去,她很想自己騙自己一回,貝一銘就能做個鼻中隔偏曲的手術,其他的他會嗎?

    可王小慧知道這是自欺欺人,就看他做鼻中隔偏曲的手法,其他的手術他能不會?到這會王小慧已經沒心思去想貝一銘怎么就會做耳鼻喉科的手術,這對于她來說已經不重要了。

    侯芳呆愣愣的看著正把病人扶起來的患者,有一種做夢的感覺,他不是連手術室都沒來過嗎?他怎么就把手術這么漂亮的做了下來那?在想到剛才自己對他說的話,侯芳感覺自己臉上就跟挨了一記耳光一般火辣辣的疼。

    林凱達就在隔壁的手術室,一個護士即喘吁吁的跑進來大聲道:“貝一銘把手術做下來了,二院的李偉都說比他強,他服了,我去,咱們醫院這下可長臉了。”

    聽到這句話林凱達先是震驚,隨即是不敢置信,心里跟吞了一只蒼蠅般的惡心,在然后手中的止血鉗“啪”的一聲掉在地上,引來主任的一通罵。

    他怎么就做下來了?他不是應該成為院里的笑話嗎?這……這……這特么的到底怎么回事!

    另一邊喬子坤目光復雜的看著貝一銘心里五味陳雜,貝一銘把手術做下來為他解決了**煩這是好事,可當初自己根本就不相信他能把手術做下來,結果他就做下來了,連李偉都說完美,這等同于一記耳光抽在自己臉上啊。

    喬子坤越想越感覺憋屈,還有點爽,畢竟貝一銘是他們醫院的人,二院的李偉都服他了,這是給他們一院長臉啊,現在只有一個詞能形容喬子坤的感受——痛并快樂著!

    手術室里十幾號人呆呆的看著貝一銘,每一個都感覺臉上火辣辣的,他們來這是打算看貝一銘笑話的,但似乎到現在他們才是笑話,天大的笑話,臉丟得一干二凈。

    貝一銘把手術做下來、李偉給出高度評價的消息如同瘟疫一般瞬間席卷全院,一臺手術如同一個大巴掌抽了醫院所有人的臉,還是反反復復的抽,此時當初那些嘲諷貝一銘手術做不下來,等著看他笑話的人臉全腫了。

    一個個在門診、辦公室、手術室你看我、我看你,臉上全是詫異、郁悶之色,貝一銘這小子怎么就把手術做下來了?

    與此同時朋友圈也炸鍋了!

    朋友圈炸鍋的原因是胡杰這個禍害,他早就在朋友圈里看到冷雨寒說如果貝一銘把手術做下來,她就跟他的姓。

    一開始胡杰還擔心得不行,這要是貝一銘手術做不下來他在院里的日子可就越發的難混了,首先會成為院里的笑柄,明里暗里的譏諷絕對會以鋪天蓋地之勢把他籠罩其中,什么不知道天高地厚,什么傻子、瘋子,什么二百五、傻叉之類的言論就跟牛身上的毛一樣多,從那以后貝一銘在難在醫院里抬起頭。

    只要他一出現,肯定會有人在背后一指譏諷道:“看,那就是我們醫院傻叉的貝一銘,來醫院也就倆月,腦子壞掉了跟院長說他能做手術,結果那?手術沒做下來,整個醫院都跟著他把臉丟盡了,什么玩意啊。”

    這樣的嘲諷誰能受得了?胡杰那會真擔心貝一銘挺不住辭職不干了。

    其次貝一銘當著院長的面牛皮吹出去了,最后搞砸了,喬子坤會怎么看他?讓喬院長丟了那么大的人貝一銘能好過得了?鬧不好就得發配后勤讓他跟著保潔阿姨掃廁所去。

    但是貝一銘把手術做下來了,一個大耳刮子抽下去,讓所有人都乖乖把嘴閉上了,胡杰得到這個消息后先是狂喜,就差扭著屁股在科里跳舞了,隨即感覺爽得不行、不行的,他感覺自己就是那吃了人參果的豬八戒,渾身上下三萬六千個毛孔就沒一個不暢快的。

    胡杰稍稍冷靜后就想到了朋友圈里那些譏諷貝一銘的話,心頭火氣上涌,想也沒想就拿冷雨寒說事,發了一條——小貝子威武,完美完成手術,所以……冷魔女從今天開始就叫貝冷氏,說小貝子手術做不下來的自己抽自己嘴巴子的消息!下邊配上了一張貝一銘的照片。

    這消息一發朋友圈里炸鍋了,先是冷魔女出現殺氣騰騰的回了一句——胡杰你想死是不是?

    胡杰看到這消息后嚇得哆嗦了一下,也不敢回復,趴在辦公桌前琢磨著是刪那還是不刪那?

    有好事不顧死活的立刻回復:貝冷氏、貝冷氏、貝冷氏!!!

    冷魔女雖然在醫院里兇名昭著,但她漂亮啊,不怕死的追求者還是不少的,那天在食堂冷雨寒主動邀請貝一銘吃飯本就讓這些人是各種羨慕嫉妒恨,現在該死的貝一銘把手術做下來了,噼里啪啦的耳光抽在他們臉上,打的那叫個狠,讓他們難堪得想死。

    一看到有人不知死活的喊貝冷氏立刻讓這些人炸毛了,酸溜溜的回復道:“貝一銘就是運氣好,有什么了不起。”

    胡杰剛惹怒了冷魔女本想偃息旗鼓不蹦達了,一看這消息立刻跳出來為自己兄弟打抱不平:“運氣好?你家運氣好就能做手術?你能單獨做手術嗎?不能吧,按照你的意思,你是不是倒了八輩子的血霉?你是不是出門踩狗屎,喝涼水塞牙,放屁砸后腳跟啊?倒霉成這樣,難怪你單獨做不了手術!”

    胡杰惡毒的回復把對方氣得玩命揉頭發,然后紅著眼瘋了似的砸桌子。

    “老胡牛逼,老胡威武。”這是不傻的人回復的,現在貝一銘把手術做下來了,那他在醫院的地位肯定是水漲船高。

    孫昌杰停職反省,王小慧狗屁不會,貝一銘雖然不是主任,但勝似主任,以后有事求到他怎么辦?所以趁著現在趕緊捧捧胡杰的臭腳,讓他幫自己跟貝一銘說說好話,以后求他辦事也好張嘴。

    “貝冷氏那去了?是不是給貝一銘準備慶功宴去了?”討厭的人那都有。

    這條回復發出還不到一分鐘泌尿科就傳來一聲巨響,冷魔女把水杯給摔到了門上,此時冷魔女很想把始作俑者貝一銘抽筋扒皮,你怎么就把手術做下來了?這不科學。

    她還想狠狠抽自己的嘴,干嘛說那句話?貝一銘、貝一銘我跟你勢不兩立。

    泌尿科里的醫生一個個你看我、我看你,整齊劃一的站起來,然后悄悄的溜出去,尤其是那位把冷雨寒的話發到朋友圈的醫生跑得比誰都快,生怕被冷魔女抓住用不屑的眼神往他下三路招呼。

    見風使舵的人回復道:“打貝一銘來醫院我就看出他不簡單,現在怎么著?倆月就能做手術了,人才啊,耳鼻喉科的主任肯定是他的了。”

    “快得了,你當初見到貝一銘的時候說什么忘了?你說貝一銘就是個二百五,不是二百五怎么會去耳鼻喉科那種爛科室?”冤家對頭立刻拆臺。

    于是兩個人就在朋友圈里吵成一團。

    一名花癡的護士回復道:“貝一銘好帥啊,我要給他生猴子。”

    “你這樣的也只能生出只猴兒,長的丑就別出來得瑟,貝一銘是林潤青的,是冷雨寒的,跟你沒半毛錢關系。”

    于是這兩人又吵了起來。

    另一邊年長的醫生們到沒跟一群小年輕似的在朋友圈里發各種言論,而是三五個聚在一起苦笑連連,他們當初也不相信貝一銘能把手術做下來,有脾氣急的還罵喬子坤跟貝一銘胡鬧,結果現在怎么著?貝一銘把手術做下來了,李偉都服了,他們還能說什么?一個個尷尬得就剩下傻笑了,恨不得時光倒流收回那句話。

    這話傳到喬子坤耳朵里,他們還有好?等著穿小鞋吧,現在都希望邊上的幾位別把這些話傳出去。

    院里幾個副院長聚一起一根根的抽煙,韓兵打破了沉默,苦笑道:“這下耳鼻喉科要變天了。”

    王國慶聽出了韓兵話里的意思,把夾在手指間的多半截煙往地上一仍,都忘了他眼前還有個煙灰缸,急道:“他才多大?讓他當主任,這不開玩笑那嘛?他鎮得住那些三教九流的患者嗎?”

    韓兵嘆口氣道:“那小子野心大得很,你看著吧,馬上就要逼宮了,處在這節骨眼上喬院長不答應行嗎?”

    趙全友因為兒子趙建峰的事是對貝一銘相當不滿的,聽到韓兵的話一拍桌子道:“還反了他了?逼宮?他以為他是誰?”

    (本章完)
將本章節加入收藏將本書放入書架將本章節放入書簽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时时彩中奖规则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