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收藏本書 | 返回書頁

345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玄武裂天

第一千四百十八章人心險惡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345小說網無彈窗廣告在線閱讀全站小說,本站網址:www.42697903.com注冊獲取免費書架。


    所謂眾口鑠金,所以這個消息的真實性已不容人懷疑。他這個城主可是大爺虛無雙一手扶持起來的,如今靠山崩塌,如不即時另尋一棵大樹遮陰,早晚會被人玩死。問題是,該投奔那位爺,那位姑奶奶?天地間,最大的麻煩,莫過于選擇。

    一月之后,當大爺虛無雙領著七少虛無顏和陸隨風,突然出現在城主府時,司馬天徹底的儍眼了,都說是傳言不可信,至少不可全信。然而,他這個生性多疑的人,這一次居然毫無保留的全信了。

    當他忐忑不安的為三人接風洗塵,并小心的安排三人在豪華別院住下,這才魂不守舍的回到府邸,一路之上想到自己竟是已投靠了虛三爺,這選擇并沒有錯,也是有他最有可能成為下一任天月城主,那他司馬天就是最大的功臣,前景一片坦途。

    殊不知,設想是美好的,現實是骨感的。這位虛大爺居然沒有死,現在還住在自己的豪華別院,沒有什么比這更真實的了。想到這里頓覺脖子嗖嗖發涼,如果這件事泄露出去……他沒敢想下去。

    全身打了個寒顫,神識迅速的向著幾個心腹和自己弟弟的住處籠罩過去,這等機密之事,也唯有這聊聊幾人知曉。那幾個心腹已跟了他上百年,深得其信任。實際上,這些心腹只知道追隨他的腳步就行了,至于主子投靠誰,根本就不關心,也不在乎。

    神識掃過自己弟弟的房間,屋內的燈火已經熄滅,但弟弟司馬灰夫妻倆,卻在低聲細語的交談著虛大爺出現在城主府的事。

    黑暗中,司馬灰的手指正在夫人柔軟的胸前不停的畫著圈,語氣有些凝重的道:"夫人對今天的事怎么看?"

    "死鬼輕點,弄庝我了!"夫人輕呼一聲,帶著幾分嬌羞,接著像是思索了一下,說道:"大哥做事一向沉穩,這次卻是有些亂了方寸,在沒證實真相之前便作出選擇,這絕非明智之舉。如今虛大爺仍還活著,如果知道大哥已經背棄了他,另投了虛三爺,你說會是怎樣的后果?"

    司馬灰落在一團柔軟上的手抖了抖,聲音有些發顫的道:"司馬家將沒一個人可以話著!不過,這事做得很隱秘,應該不會有人知道!"

    "切!難怪大哥身邊的幾人都沒將你放在眼里,知道是為什么嗎?"夫人撥開了他的祿山之爪,撇了撇嘴;"因為你的智商只有八十!"

    "啥意思?"司馬灰有些不解的道:"是不是很高,所以讓人心嫉妒?這很正常,我不和這些蠢才計較。"

    夫人無語,生出一種想抽人耳光的沖動,最后還是抽在咸豬手上,這才冷冷的說道:"你認為虛大爺為何在此時突然到來?"

    "難道他已經得知了此事?"司馬灰一下從床上坐了起來,黑暗中看不清他的神色。

    "那倒不至于,或許只是得知了一點風聲,否則,這城主府只怕已經血流成河了。"夫人用胳膊支起身子,舐了舐豐潤的嘴唇;"不知大哥會如何決定?不過,依我看來,即然已跨出了這一步,再想要回頭也已經遲了,像他這種左右搖擺的人,如果是我也不會留在身邊。"

    "那我們橫豎不都是死定了!"司馬灰一把抓住夫人滑嫩的雙肩;"那我們該怎么辦?"

    "噓,輕點!"夫人做了個禁聲的手勢,壓低聲音道:"這事就算瞞得過一時,但遲早都會被發現,看來大哥這次真的是在劫難逃了。至于我們么……那倒未必……"

    不遠處的司馬天直聽得渾身發抖,眼皮狂跳,這個弟媳說得一點沒錯,自己這次很難渡過這一劫。他并不害怕虛三爺那邊將事抖出來,所謂空口無憑,大可抵死不認這個帳。但,如果是從自己的心腹,或弟弟夫妻倆的口中說出來,那就是真的百口莫變,絕對的死定了。

    沉默了一會的屋內,此時又響起了夫人的聲音;"我們當下唯一的自救方法,就只有大義滅親。挺身而出去向虛大爺揭露這個真相,反正你大哥已經死定了,倒不如犧牲一人,保全司馬一族。沒準虛大爺還會感念你的忠誠不二,讓你坐上這個城主的位置,也未可知?"

    古人誠不欺我,果然是最毒不過婦人心。此時的司馬天,全身更是抖得利害,已經氣得一臉抽搐,眼眸中殺意洶涌,當真是自己越害怕什么,這惡婦就越說越讓人毛發聳然,已經要按捺不住,要直接沖進去將其活撕成碎塊。

    "這……那可是我親親的大哥呀!"司馬灰雙手插進頭發,內心在努力的掙扎;"大哥平時待你我不薄,我絕不能這么做!"

    "哼!的確如此,你大哥對你真的太好了,處處都在幫你,甚至連你的女人都在幫你享用,實在是好得不能再好了。"夫人咬著嘴唇,語音有些梗咽,低聲的涰泣起來。

    "你說什么?這絕不可能,我大哥要什么女人沒有,怎可能……"司馬灰一個勁的搖著頭,狀若癲狂……

    完了!司馬天身形晃了晃,只覺一陣天旋地轉,自己有做過這種禽獸不如的事嗎?答案是絕對六月雪的冤。如此一來,告密已是成了定局。

    司馬天的臉這一刻變得無比猙獰,一個兇殘的念頭無可遏制的涌了上來;"天地不仁,那就別怪我冷血無情了。所有的知情者都必須徹底消失,只有死人才會永久的守住秘密。"

    司馬天回到自己的府邸,獨自坐在漆黑的書房內,兩只眼睛黑暗夜中釋放出狼一般兇殘的冷光,一雙拳頭漸漸緊握。

    片刻之后,司馬天又從漆黑的書房內走了出來,叫來了親衛隊長,輕聲的叮囑道:"你帶一隊親衛去別院守著,無論任何人靠近,一律當場格殺。記住,無論任何人!"

    "是!"親衛隊長應了一聲,眼中的疑惑一閃而逝,便轉身消失在黑暗中。

    司馬天的嘴角掛著一絲冷笑,所幸別院離自己居住的府邸還有一段不算近的距離,否則這邊的動靜稍大一點,絕對瞞不住那位虛大爺的神識感之。至于那幾個心腹的表現,暫時還算正常,但留著終究是一根刺,所謂當斷不斷,必受其害。

    死勁的搓了搓手,司馬天努力的讓自己恢復平靜,這才敲響了弟弟司馬灰家的門;"是我!"

    屋內的兩人聞聲,都是同時打了一個哆嗦,嘴唇都在打顫,相互對視了眼,目中都是露出一絲驚惶。夫人推了他一把,小聲的叮囑道;"沉住氣!"

    門開了,司馬天走進客廳,直接開門見山的道:"我已經將投靠虛三爺的告訴了虛大爺……"

    "什么?"司馬灰轟的一下從坐椅上跳了起來,臉色像紙一般的蒼白;"那你……"

    "為什么還好好的著?"司馬天端起茶杯,輕輕的吹了吹騰騰的熱氣,喝了一口,這才接著說道:"虛大爺的胸懷又豈是常人可以度量!都知道,像我們這樣的存在,如果失去了有力的靠山,根本就難以支撐下去。所以,虛大爺十分理解當時的處境,并沒有多加責怪。反倒讓我繼續與那位虛三爺合作下去,說白了,就是做臥底。"

    "是這樣呀!"司馬灰重重的呼出一口氣;"我還以為我們這次死定了呢!簡直就是峰回路轉。"司馬灰有種劫后余生的感覺,竟是忍不住哈哈笑出聲來,之前的擔心和糾結都拋之腦后,蕩然無存。

    司馬天也在笑,卻是笑得有些詭異,眼底卻有一抹森寒的殺意閃爍。而臥室內的夫人卻是聽得秀眉微皺,總覺得這件事有那里不對,一時之間又說不上來。但女人的直覺告訴她,只怕事情沒有這么簡單。

    她卻不知道,自己之前為了慫恿自己的男人去告密,竟不惜犧牲自己的名節,污陷這位大伯玷污了自己身體的那番話,已被人暗中聽了去。

    司馬天拍了拍弟弟的肩,感慨地道:"我們司馬家能有今日的權勢地位,實在是來之不易呀!所以,這件事絕不可有絲毫泄露出去,否則,必將引來滅族之禍。"

    司馬灰深以為然的點點頭,像是一下變得聰明了許多;"非我族類,其心可誅。為了安全起見,所有的知情者都該徹底的消失。大哥放心,我知道該怎么做!以防夜長夢多,小弟我這就去處理!"

    司馬天滿意的點了點頭;"唉,都是跟了我上百年的兄弟,實在是有些余心不忍。去吧,別將動靜弄大了,最好能讓他們死得痛快點。"

    "大哥重情重義,下不了手,這個惡人就由小弟我來做!"司馬灰站起身來,整理了一下衣衫,臉上浮起一抺殘忍,竟是想也沒多想的便沖了出去,還隨手將門重重的關上。如果他此時還記得,自己夫人之前與他說過的話,不知是否還敢讓自己的這位大哥單獨留在屋里?

    司馬天一口喝干杯中的茶水,然后立起身來,施施的朝著臥室走去,連門也不敲一下的便走了進去。
將本章節加入收藏將本書放入書架將本章節放入書簽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时时彩中奖规则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