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收藏本書 | 返回書頁

345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神藏

正文 第1311章 各懷心思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345小說網無彈窗廣告在線閱讀全站小說,本站網址:www.42697903.com注冊獲取免費書架。


    經過簡單的商定,方逸和龍旺達小魔王決定和周宏燁暫時聯手,度過在古林城三個月的時間,并且住到周宏燁搶來的院子中。

    “周道友,我們之前在客棧里付了一塊上品靈石的押金,就算住到周道友的住處,也要去客棧先把押金討要回來,否則那靈石不是虧了嗎。”方逸開口說道。

    “一塊上品靈石的押金?”周宏燁有些驚奇的問道:“你們是住的地字房?”

    “是啊。”小魔王里說當然的說道:“天字房住一天就要一塊上品靈石,太貴了。”

    周宏燁微微皺眉,試探著問道:“那你們住了一夜,沒發生什么事?”

    “沒有啊。”小魔王道:“伙計說地字房不安全,還想騙我們花一塊上品靈石住天字房,幸虧我們沒上當。”

    周宏燁聽在耳中有些納悶,他已經在古林城中待了一個多月,城里的這些酒樓客棧都是個什么德性,他自然知道的一清二楚,一塊上品靈石已經進賬,半夜肯定有第三方的人上門襲殺,然后雙方再分靈石和寶物。

    要說沒人上門,周宏燁是不信的,可若是真的有人上門,小魔王也就罷了,另外兩個筑基中期修者竟也都毫發無損,這就匪夷所思了,想來想去,周宏燁還是覺得客棧方面出了什么疏漏,才讓這三人躲過一劫。

    周宏燁搖了搖頭道:“我跟你們一起去吧,想要回押金,也沒那么容易。”

    周宏燁跟著方逸三人回到了客棧,沈秋也在他們后面不緊不慢跟著,不過卻是始終和他們保持著一個距離。

    “呦,三位前輩回來了?”伙計見方逸三人回來,走過來不冷不熱打了個招呼,根本沒在意方逸三人身后的的周宏燁。

    “三塊中品靈石給你。”小魔王手中拿出三塊中品靈石遞過去道:“我們不住了,把押金退給我們吧。”

    “退押金?”伙計一愣,臉上立刻變了顏色,略帶譏諷的說道:“三位前輩,不住了沒問題,不過押金嘛,不退,小店就沒有退押金的習慣!”

    “你確定?”這時候周宏燁站出來,說道:“兩個筑基后期修者,你確定不退押金?”

    “老板,有人鬧事。”面對兩個筑基后期修者,只是練氣期修為的伙計不自居的后退了兩步,然后回頭大聲喊道,他一個小修者敢如此囂張,背后自然是有人撐腰的。

    “這比黑店還黑,直接就是明搶了。”方逸和龍旺達對視了一眼,均是搖頭無語,感情這酒樓客棧的套路全都一樣,靈石只能進不能出,退押金都被叫做鬧事。

    伙計這一喊,立刻聚攏來十幾個修者,不過大多都是筑基初期的修為,連筑基筑基中期都很少,就在此時,二樓內間的門從里向外打開,一個長須老者從中邁步走出。

    “你們要退押金?”這長須老者分開聚攏的十幾個修者,背著雙手站在小魔王面前,看著小魔王和周宏燁問道。

    “對啊,說好了一天一塊中品靈石,收了我們一塊上品靈石做押金,現在我們決定不住了,退回押金是理所應當的吧。”小魔王向前邁了一步,直視著眼前的客棧老板說道。

    客棧老板的眼神從方逸等人身上掃過,最后盯著周宏燁看了一會,說道:“我聽說住進來的是一個筑基后期修者和兩個筑基中期修者,那這位是?”

    “我們有幾個人住,關你屁事,現在是退押金,少扯這些沒用的。”沒等周宏燁回答,小魔王開口說道。

    “這么說,你是替他們出頭的?”

    客棧老板沒有搭理小魔王,只是看著周宏燁,臉上露出一絲冷笑,說道:“兩個筑基后期的修者而已,真以為就能在古林城囂張了?”

    “老頭,啰嗦完沒用?”小魔王不耐煩道:“要打就動手,要么就退靈石,哪那么多廢話。”

    “你們還沒完事?”正這個時候,沈秋一步跨進客棧門檻,后背斜靠著門框問道:“退個靈石要這么麻煩嗎?”

    “沈秋?”客棧老板看到門口的沈秋,頓時瞳孔一縮,說道:“好,靈石退給你們。”

    “道友,我勸你們睡覺的時候最好爭著眼睛。”

    三個筑基后期的修者,顯然超出了客棧老板的預料,拿出一塊上品靈石遞給小魔王之后,冷笑看了看周宏燁,說道:“道友,你也小心陰溝里翻船。”

    周宏燁臉色變幻不定,冷聲道:“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周道友,我們走吧。”小魔王撇了一眼客棧老板,率先轉身踏出了客棧大門,周宏燁是何等人,他們哥幾個心里哪里會不清楚,現在就等著看此人什么時候露出馬腳。

    “找人盯著點他們。”看著他們大搖大擺出了客棧大門,客棧老板臉上不太好看,吩咐了一句,“我就不信他們之間不會起內訌。”

    小魔王和周宏燁在前,方逸和龍旺達在后,在距離他們不遠的地方,沈秋還一直不緊不慢的跟著。

    從主街轉到小巷,兩邊的建筑變成了一座座院落,排列的也算整齊,幾里路之后,終于抵達了周宏燁所說的院落,相比較一路走來小巷兩邊的院子,周宏燁這間院子相對較小,不過里邊也有四間屋子。

    “周道友這間院子也算不錯。”方逸走進院子左右觀察了一下,忍不住笑了起來,說道:“這院墻處還布置了陣法,可以隔絕神識和聲音,用來殺人越貨簡直再適合不過。”

    “哈哈哈。”周宏燁哈哈一笑道:“想不到這位道友還通曉陣法,倒是不多見。”

    周宏燁說道:“這件院子是我搶來的,原本就有個陣盤,不過這陣法也不怎么樣,除了隔絕神識和聲音,也就是有人闖進來的時候能夠提前知道罷了,沒有一點防御力。”

    “起碼可以安穩睡覺了。”方逸笑道:“當然前提還得是周道友不把主意打到我們頭上才行。”

    “怎么會。”周宏燁一擺手,一臉真誠的說道:“我也只是想安安穩穩過完這倆月罷了,咱們之間攻守互助,肯定能在古林城站穩腳。”

    沈秋在門外上下左右打量著這間院子,過了一會也邁步走了進來,開口說道:“這間院子的原主人叫做錢得來吧。”

    聽到沈秋的話,周宏燁不由愣了一下,臉色頓時變得有些不太好看,嘴角露出一絲牽強的笑容,說道:“沈道友和錢得來是朋友?”

    “混亂之島哪來的什么朋友,我不過是幫他殺過人罷了。”

    沈秋擺了擺手,用一種異樣的眼神看了一下周宏燁,扭過頭對小魔王道:“道友,錢得來身家挺豐厚的,眼下估計都到了周道友的口袋,要不要我幫你殺了他,儲物袋里的東西,咱們一人一半。”

    小魔王驚愕的看了看沈秋,不由得問道:“你是認真的?”

    “沈道友你這是什么意思?”

    周宏燁被沈秋的話嚇了一跳,他雖然自詡實力不錯,但沈秋可是實打實殺出來的名氣,再加上小魔王這個筑基后期修者,兩人真要殺他怕是也不難,這讓周宏燁警覺了起來,接連往后退了好幾步。

    “沒什么意思,我就是想賺靈石,錢得來身價不菲,你殺了錢得來,他的財富自然都到了你的身上,我們殺了你,那些靈石自然就都是我的了。”

    沈秋像是被周宏燁問的一愣,他那一臉茫然的樣子,看的方逸等人忍不住笑了起來,也不知道這沈秋是天然呆還是故意如此。

    “打打殺殺的干什么,沈道友這話就不用再提了。”方逸笑著打斷了沈秋的話,他們還沒見到周宏燁的后招呢,這么快結束多無聊啊,總歸是要在這古林城呆上好幾個月的。

    聽到方逸的話,沈秋忍不住打量了一下幾人,說道:“你們不像是混亂之島上的人。”

    “這混亂之島有土著嗎?還不都是從外面來的?”方逸說道:“你們要不是在連云海域站不住腳了,會跑到這鬼地方來?不過還是要多謝沈道友,剛才要不是你露面,那客棧中人未必會退讓。”

    方逸能看得出來,在面對他們幾人的時候,那客棧老板并不是很在意,在沈秋出面之后,那人才生出一些忌憚,將靈石退還給了他們。

    “那個客棧老板修為不弱。”沈秋道:“正面交鋒,我也略輸一籌,不過咱們幾個聯手,他就不是對手了,你們還欠我靈石,我自然不會看著你們幾個被干掉。”

    “一邊去,誰欠你靈石?”小魔王聞言翻了個白眼,壓根就沒將沈秋放在眼里。

    “沈道友的脾氣也沒傳聞中的那么差嘛,我聽說的可是,要有誰欠下沈道友的靈石,沈道友可是從不會善擺甘休的。”周宏燁的聲音變得有些陰陽怪氣。

    “我殺不了他。”出乎周宏燁的意料的是,沈秋指了指小魔王,毫不避諱道:“要是能干掉他的話,我早就出手了。”

    “沈道友太高看他了。”方逸不想二人繼續討論這個話題,插嘴說道:“周道友,你不是說還有一位筑基后期修為的道友嗎?”

    “那位道友姓白,剛才出去了。”周宏燁答道。

    “咦?今天挺熱鬧。”他們正說著,院門被人由外向內推開,走進來個白衣年輕人。

    “還真是巧,正說到你呢,我給你們介紹一下,這位是白曉,和我一起奪取的這間院子。”看到來人,周宏燁頓時松了口氣,有沈秋在這里,他一直覺得壓力很大,如果對方幾人翻臉的話,他一個人還真不是對手。

    “方逸,龍旺達,見過白道友。”方逸和龍旺達各自拱手說道,一個筑基后期的修者而已,在兩人眼中都不算什么。

    “想不到能在這里遇到沈道友,難不成沈道友也是……”

    看到兩人的態度,白曉有些不滿,在連云海域,是絕對的實力為尊,兩個筑基中期修者居然如此輕慢自己,就在白曉剛想發作的時候,眼睛卻是看見了沈秋,頓時愣住了,連忙拱手打起了招呼。

    “白道友不要誤會。”周宏燁連忙道:“他們幾人并非是一起,這幾位道友好像欠沈道友一些靈石。”

    “你才欠他靈石呢。”小魔王聞言頓時大怒。

    “不關我事,沈道友自己說的。”周宏燁兩手一攤。

    “原來是這樣。”甭管方逸他們欠不欠靈石,只要不是一伙的,白曉就不在乎,當下對周宏燁道:“今兒能拉到這么多道友,還結識了沈道友,這可算得上是件喜事了,我去張羅一桌酒席,咱們好好慶祝一下。”

    “你們慶祝就好,告辭。”對白曉和周宏燁,沈秋沒有什么好臉色,只是看著小魔王說道:“我還會找你要靈石的。”

    小魔王不耐煩道:“要走快走,我再說一遍,老子不欠你靈石,再廢話我殺了你。”

    “想殺我,你也得有那實力!”沈秋撇了撇嘴,也沒和另外幾人打招呼,徑直離開了院子。

    沈秋走了之后,白曉出去采買了一些靈食回來,加上兩人本就儲備了一些靈酒,簡單收拾一下,湊了一桌的酒菜。

    “沒有下毒吧。”小魔王看著一桌酒菜,警惕的看了看周宏燁和白曉,問道。

    “道友多慮了。”周宏燁笑道:“你們要是不相信,可以從外面抓一個低階修者過來嘗嘗。”

    “算了,信你們。”小魔王擺了擺手,夾起些才直接丟進了嘴里,然后又灌下一碗酒,方逸也是如此,只有龍旺達磨磨唧唧的沒有下口。

    小魔王有雷靈珠碎片,可以輕松化解任何毒物,方逸得到的天星凈火也同樣有這樣的功效,龍旺達在這方面就弱了一些,能毒倒筑基期修者的毒藥可不尋常,他也不敢隨意去吃這些飯菜酒食。

    “白道友,說起來你可能不信,這位道友的修為,就連那個沈秋都頗為忌憚。”

    見到三人沒有過多懷疑,周宏燁和白曉也是有些意外,他們倆沒想到這幾人竟然沒有絲毫的懷疑,這在連云海域簡直就是不可想象的事情,雖然這其中還有一個人沒吃下飯菜,但兩人的對話已經變得有些肆無忌憚起來。

    (本章完)
將本章節加入收藏將本書放入書架將本章節放入書簽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时时彩中奖规则表